邻居

今天说说邻居。

飞网家在农村,也许现在很多生活在城市的人在羡慕在向往去农村居住,农村确实有农村的好处,比如相比而言,农村空气清新,环境幽静,农村的房子一般都宽敞舒适。在飞网看来,自从去杭州经历过杭州的蜗居生活起,我还喜欢(或者说怀念)农村的邻居。在城市,同一幢楼内,住着几十户人家,说是邻居,但很可能对方姓什么都不知道,更不用说相互来往相互照应了。在我的印象里,小时候,邻居的伯伯,叔叔都是那么可爱,常来往走动,串门,特别是过年,年味浓厚,大人一起打牌聊天,小孩子追逐嬉戏。谁家办事情缺什么东西邻居家随便帮个忙就有了。印象很深的有一次,我在邻居伯伯家玩,那时我有一辆小汽车(也就笔记本电脑键盘从1到4这么长的小汽车,好像是金属材质的,质量很好),伯伯陪我一起玩小汽车,我趴在地上把小汽车推出去,伯伯在对面给我推回来,玩得兴起了,伯伯用脚来踢小汽车,可以让小汽车开得很远,结果,伯伯一用力,踢了个空,一屁股摔倒在地上....现在想来,能把自己晃倒的踢,得多用劲啊,那摔在地上,肯定也摔地不轻....

而如今,随着年龄的增长,觉得年味越来越淡了,这么马上又要过年了,邻里在过年期间也是各在各家,爱干嘛干嘛,串门少了,热闹的气氛也没有了,平时似乎都忙于赚钱,走动往来地也少了。昨天,我和爸妈在门口浇筑水泥地,左边邻居伯伯过来看我们干嘛,聊聊天说起我家想把门口的塌方重新修起来,伯伯给了些建议,还说:到时候人手不够叫一声,我就来帮忙。我听了顿时感觉很温暖,伯伯五十多接近六十了,平时在外打小工赚钱,他儿子已经当了官,但他生活依旧节俭朴素。父亲是个有事自己能搞定就不轻易求人的人,按他的个性就是再忙,也不会叫伯伯来帮忙的,但伯伯这么说了,就让人感觉很窝心,很温暖,这个邻居,好。

再说我家门口的这个塌方,由于年久失修,加上一次暴雨,导致往外倾倒在了田地里,门口的地有三块,左右共两块归属于右边的邻居,中间一块归属于村里另一户,父亲的意思是将塌方修起来,要稍微占用一些他们的田地,试图通过以地换地的形式和他们进行交换。占用中间那家大约10平方米,他家很爽快地答应了,说占用也不多,你们尽管修就是,也不用换地;占用左边大约15平米,地里有三颗树,一棵枣树,两棵野生的杂树,右边大约5平米,父亲打算用自家的大约20多平米的地来交换,我家的地无论是位置还是阳光都比占用的地要好,更适合种植。父亲最初几天前向右边邻居透露要修塌方的时候,对方很客气地表示让我家尽管修,占用一点地也没有关系,就当送我们的地,结果今天真和他们去商量这事的时候,邻居说,换是可以,但是换了地那枣树不能砍,依旧还归他们。这枣树,已长得较大,已经基本占用了十多个平方米,但此棵枣树基本不长枣,枣树的品种说不出来,也就是完全没有经济价值的枣树。依照他们的意思,岂不就是我家给他修地换地给他还给他们养枣树了?太荒唐了,父亲和家人一致不同意这样交换,于是打消了交换的念头。按正常的交换来说,他家绝对已经是赚的,何况是邻居,还提这样过分的要求,让父亲很是难过和气愤。这个邻居,不好。

飞网这里也只是说一两件事情,简单地就说了邻居的好与不好,也许有网友看了会觉得我太武断,其实这一两件是较有代表性且最近发生的,还有很多其他事情,让我有了这样的好与不好的判别,和我小时候的邻居印象,是变了。

你的邻居,是怎么样的呢?

飞网(leaffly.com)//original article。

本文发表于2012-01-10

评论

©飞网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