爷爷和奶奶

 爷爷于2012-02-09 00:21分去世,那个喜欢穿军装配奖章的爷爷离我们而去。三天前(7日)放弃治疗将爷爷从医院接回家中,爷爷回光返照,对来探视的人都能清楚地说出名字,甚至能记得很少见面的我舅舅的名字,到8日已无力睁眼,终于9日凌晨。奶奶从过年前一直悉心照顾着爷爷,悲痛的心情可想而知,斑白的头发已然全白。

    爷爷是名退伍军人,分配在更楼化工厂工作,是我家第一个工人,小叔继承了爷爷的工作,成为第二名工人。爷爷很以他是名军人而自豪,在住院期间,有一次我们去探望,正值金正日逝世没几天,本也虚弱不已的他聊起军事方面的事情就会拼劲力气,护士都很着急地说,爷爷你少说些话,需要好好休息呢。

   父亲喊爷爷叫叔叔,大概是在父亲十几岁的时候爷爷来上门和奶奶结婚,那时父亲已经基本懂事了,也就一直没有改口。父亲对爷爷奶奶非常地孝顺,刚从集体改制成单干后的几年,我们自己家里都吃不饱穿不暖,孝敬爷爷奶奶的口粮却丝毫不少。要知道,那时候的工人是多么光荣的事情,是领工资的人,因此那时爷爷奶奶并不缺少吃穿。

   前不久,外婆把我叫到她身边,说要和我说说我的小时候,说说母亲和奶奶。

   外婆说在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,奶奶似乎就对母亲不怎么样满意,经常打骂母亲,我出生后奶奶也毫不关心,基本没有照料过我,即使是抱一抱我。和我说起很多具体的事情,甚至将母亲头打破至血流满面....不过即使是那时,父亲依然是向着奶奶的,不论什么事情先依着奶奶,说母亲的不对。在我大学毕业以后,母亲偶尔也会说起以前,和外婆说的一致。每次说起从前,母亲都会红了眼圈。虽然母亲常有抱怨,以前的苦毕竟也过去了吧,母亲前天和父亲一起为爷爷守了夜,我也听到母亲喊奶奶叫妈,要知道,外婆和我说,母亲是个很少喊外婆叫妈妈的。

   从我有记忆起到上学前,我想不起任何关于爷爷奶奶的事情,上小学后我记得曾去奶奶家玩,吃过爷爷种的秋桃,酸酸的甜甜的,那时少有零食,那味道我还记忆犹新,再者就是每年大年三十上午父亲会拉着我去和爷爷奶奶拜年,我会受到奶奶给的红包。再后来,我考上大学,奶奶每年都会给我一两百块钱,叫我到学校买点好吃的。对我而言,我还是很感激奶奶的,虽然童年没有关于他们的记忆,但我上学后奶奶对我也算不错。

   外婆和母亲在和我说这些的时候都没有说起爷爷,原因就是交往地少。

   我听说爷爷退休后喜欢参与老年社区的活动,用退休金玩遍了大江南北,屋内堂前就有一张风景照,7日晚上父亲拿着那张照片问爷爷这是在哪里拍的,爷爷大声地说是在北京拍的。爷爷出去玩的时候似乎从来没有带上奶奶一起,他们分居过,后又和好,个中关系我也不甚清楚。

   爷爷走了,奶奶会孤单吧,还好和离婚的小叔一起生活算是有个伴。爷爷最大的愿望应该是小叔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吧,小叔的女儿来看爷爷的时候,大家都看到他流泪了。

   爷爷,一路走好,奶奶节哀,我们会陪伴您的。

本文发表于2012-02-11

评论

©飞网 / Powered by LOFTER